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

本博发表的诗词注明原创的谢绝转载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父亲的爱  

2009-06-18 16:36:15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父亲离开我已经十几年了,每每想起他老人家,心里就有一种钻心的痛。

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,从小父亲对我痛爱有加,以至于弟弟们嫉妒地说:爸爸总是偏向姐姐。在我五岁的时候,妈妈去外地上了大学,我被送到幼儿园住长托。第一天去幼儿园是父亲送的我,早上起来,父亲为我梳理头发,这是他第一次为我梳头。我的头发很长,父亲的大手轻轻的在我头上划过,虽然有点笨拙但好温暖,好舒服,他给我梳了一个松松垮垮的麻花辨,可是我觉得很美。父亲牵着我的手送我到了幼儿园。这双手牵着我走出了由家到社会的第一步。到了上小学的年龄,还是这双手牵着我把我送到了学校。当时的孩子们上学都是自己去的,很少有家长送。开学第一天,父亲带着我和我同院的两个小朋友一起去上学,到了学校大门口,好多小朋友都投来羡慕的眼光,他们指点着比划着嚷嚷着:看人家多好啊!还有爸爸送。我骄傲的昂着小脑袋,挂着满脸的幸福走进了校园。为了帮我写好作文,星期天他带我去南湖划过船,去中山公园观冰灯,沈阳的各大公园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。他要求我每天一篇日记,他下班回来要检查。他回来很晚,因为他在外地工作,每天下班要坐火车。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,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,他已经上班走了。可是每篇日记后都有他的批语,错别字都给我圈改过。当我的一篇小豆腐块文章,发表在《沈阳晚报》的苗圃专栏里的时候,他的兴奋溢于言表。

我家下乡的时候,我的身体不太好。有一次我的药里一味红参,红参属于比较贵重的药,得到公社的大一点的卫生院才能买到。那一天下着大雪,北风呼啸,从我家到公社有十多里的路程,大雪封路根本就没有车。父亲二话没说,穿上衣服揣上药方,跨出家门消失在茫茫的雪花中。我在心里暗暗的祷告:大雪快快的停吧,让我爸爸早点回来。傍晚的时候雪停了,父亲也回来了,十多里的山路父亲去了差不多一天。父亲回来的时候,鞋已经被雪水浸透了,半截裤腿被雪水浸湿后又被冷风吹的冻了起来,硬棒棒的。当他从怀里拿出那一小包带着他体温的红参的时候,我分明感到,那是比红参贵千倍万倍的无价之宝——那就是一个父亲对子女的爱。多年以后,当父亲得了胃癌,我为他到处寻药的时候,父亲为我冒雪买药那一幕,总是浮现在我眼前。我就在想:只要有能治好父亲病的药,就是再贵再难买我也要买到。可是没有这种药,父亲离我而去了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父亲生前写给我的信,我还一封不少的保留着。当我想念他老人家的时候,就拿出来看一看。这时父亲仿佛就坐在我的身边,听我娓娓道来。父亲没有留给我们任何有形资产,可是他留给我的爱,将是我终生的享受。

父亲节到来之际,仅以此文来纪念我想念的父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